首页beat365下载苹果版体育正文

最好的单日赛×最好的多日赛=独一无二的石头路赛段

腾讯体育 2018-07-15 13:04:33 13阅
今天是万众瞩目的世界杯决赛日,同时也将是环法的石头路赛段。可以说环法组委会为了和世界杯争夺收视率,拿了自己的杀手锏:独一无二的石头路赛段,还设计了史上最难的石头路赛段,可以说,今晚的比赛注定会是经典。 巴黎-鲁贝:单日赛的皇冠
总有人问我,公路车赛事有哪几种比赛?其实除掉计时赛(之前团队计时赛的时候谈到过计时赛分类)和绕圈赛,大组赛就分为两种,一种是多日赛,一种是单日赛。多日赛顾名思义是两天及以上的自行车赛,比较常见的是一周左右的一周赛,和三周的大环赛(环意、环法、环西)。而单日赛则是比赛长度只有一天的比赛。两者的区别是:多日赛往往需要为下一天考虑,需要考验车手的恢复能力,战术往往更保守;而单日赛则毫无保留,结果更开放。世界上最好的单日赛有五个,称为五大古典赛,其中最负盛名,最有影响力的,是巴黎-鲁贝古典赛。
单日赛往往需要给车手制造困难,拉开差距,不同的比赛往往会有不同的难点,但大多数会用爬坡来作为难点。比如以长坡作为难点的环伦巴第赛,以密集的短陡坡作为难点的列日-巴斯通-列日赛,以有石头路的陡坡为难点的环弗兰德斯赛,以最后的爬坡作为难点的米兰-圣雷莫赛,但是巴黎-鲁贝赛不同,比赛是一马平川,基本没有爬坡。比赛的难点就在于那些凹凸不平的石头路。和很多人平时骑车时遇到是较为平整的石板路不同,鲁贝的石头路是其精华,也是卖点。 北方地狱
巴黎-鲁贝是在法国北部的一个单日赛,准确的说是在法国和比利时的边界。因为鲁贝不规则的石头路,这项赛事被人称为是“北方地狱” 。这是最古老的自行车赛事之一,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洗礼,在一站之后,记者们目睹了鲁贝前线的惨状,“地狱”之名因此被保留下来,没想到这却一语成谶。赛事组织者将鲁贝附近散落的石头路连接在一起(也就是正常的柏油路-石头路-柏油路-石头路依次排列,并不是全程都是石头路),成为一项特别的赛事,而这种传统被很好地保留至今,有专人在维护这些圈外人看起来的“烂路”,甚至不断有新的石头路被挖掘出来。
不规则的石头路表现在石头的形状、边缘、在路面的分布都不太规则,赛事也以这些为标准设定了不同难度等级的石头路。最高难度为五星,最低为一星。骑乘公路车高速通过这些崎岖不平的石头路时,车子会剧烈震动,对人的手指、手腕、脚掌、臀部等接触自行车的部位造成强大的冲击。甚至有医生做了这样的计算:总计51公里长的石头路面,每米的石头密度达到5到6颗,车手的双腿会就像受到25到30万次个锤子打击。如果以40千米/小时的速度通过,意味着每秒钟10到12次锤子击中大腿,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在不停震动:颈部、手腕、手臂、背部、甚至血液循环都会受到巨大的外部压力。
对于从未尝试石头路的人来说,鲁贝是不折不扣的地狱。今年恰好有几个国内自行车爱好者前去参加巴黎-鲁贝的业余挑战赛,回来就直接表示:骑了两三公里就感到手抽筋,因为紧握车把的手受到的冲击太大。而数十公里的石头路骑下来,手掌完成掉了一层皮。对于职业车手来说,这同样不好受,尤其是对那些参加环法的总成绩车手而言。 环法中的石头路
其实早在1907年 第五届环法的时候,环法就已经造访了鲁贝。当然,巴黎-鲁贝赛的历史也比环法悠久,所以环法也借鉴了巴黎-鲁贝赛的线路,在比赛中有设置石头路的赛段,但究竟如何,很难考究。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以前的石头路不一定比现在的多和难,因为很多艰苦的石头路是在近五六十年才加入到比赛中来,而环法也是慢慢才将更多的石头路加进来。
自1985年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环法并没有把石头路纳入到比赛中来,直到2004年环法,比赛才重回鲁贝。当时组委会还设计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赛段,囊括了环弗兰德斯赛的经典爬坡教堂山(Muur van Geraardbergen)还有两段鲁贝的石头路,将两个最重要的古典赛结合在一起。不过当时的石头路只有两段,总计才3.9公里,最后一段距离终点有25公里之远。但是即便难度不大,美国邮政车队的副将的加速依然导致如爬坡名将Iban Mayo摔车,直接失去争冠的可能。2004年的难度,其实相比今年的石头路赛段,几乎是入门级别。
到了2010年,石头路赛段再次出现,这次的杀伤力可就大多了。组委会设置了7段总计13.2公里的石头路,其中6段放在了最后的50公里。坎切拉拉在比赛中加速,安迪-施莱克的哥哥弗兰克-施莱克遭遇摔车,锁骨骨折退赛;而康塔多和阿姆斯特朗相继遭遇爆胎和机械故障而掉队,坎切拉拉带着安迪-施莱克狂奔到终点,赢了对手至少一分钟时间。
又过了4年,2014环法设计了9段总计15.4公里的石头路。那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赛段。比赛在冷风冷雨中进行,弗鲁姆还未开始石头路就遭遇摔车,被迫退赛;就连巴黎-鲁贝的正赛也10多年没有出现雨战,环法反而出现了,擅长雨战的尼巴利和队友福格尔桑等人甩掉坎切拉拉、萨甘等一众石头路名将,取得巨大优势;而康塔多、波特等人则在泥泞的石头路之中寸步难行,输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那个赛段彻底奠定了尼巴利的优势(去年这么多总成绩车手在高山赛段大战了数个赛段,差距都没拉开到两分钟这么大),他也最终问鼎冠军。
这个石头路赛段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但也引发了不小争议,环法的悬念事实上在这个赛段之后就很小了。弗鲁姆退赛,康塔多、巴尔韦德、波特等人损失大量时间,所以我们到底需不需要在环法引入这样一个石头路赛段?对此,环法总监普吕多姆表示:能赢得环法的是全能车手,有全面的能力,石头路当然也是包括在其中,我们以后还要年年都搞咧。果然,第二年又有一个石头路赛段,不过考虑到前一年的石头路太难,2015环法的石头路难度大减,加上有些逆风,虽然尼巴利和弗鲁姆都尝试进攻,但都被追回,最后托尼-马丁单飞夺冠,其他人基本没有损失时间,这也算是进几届环法的石头路赛段中最和谐的一次。 史上最难的2018
虽然组委会说是年年要搞,但是在2015年环法并没有取得好的反响之后,还是停了两年,直到今年又拿出石头路赛段来,一个原因是因为石头路毕竟是稀缺资源,组委会也深得营销之道,这种标志性的赛段不能年年搞,否则大家就不稀罕了。另外一个原因,石头路确实也是毕竟容易爆冷,爆冷可以时不时来一下,但年年如果都爆冷就没意思了。为什么说石头路容易爆冷?因为石头路毕竟是不规则的路面,有些石头边缘也较为锋利,或者和路面有较大高差,车子通过时容易爆胎,或者出现机械故障、坏车,或者造成摔车。对于车手来说,高山赛段、个人计时赛往往还是比较好预测的,但是对于石头路,车手会不会爆胎,会不会被卷入摔车,这些根本无法预测。
但组委会还是在今年设置了石头路赛段,而且,设置了一个几乎是史上最难的石头路赛段。赛段总共有15段石头路,总计21.5公里长,无论是数量还是长度都是40年来最多最长的。不仅多,而且多很多,2004环法只有两段石头路,2010环法只有7段,2014环法只有9段,2015则只有7段。这15段石头路几乎贯穿了整个赛段,且难度其实颇大。从第86.5公里第12段石头路 Warlaing à Brillon开始,一直到第二段石头路Camphin-en-Pévèle,几乎就是巴黎-鲁贝正赛的线路(最后绕过了大树十字路口),更有蒙森佩韦勒(第8段),Camphin-en-Pévèle(第2段)这样的五星、四星级石头路,这12段是密集分布在最后70公里,和往年的较为分散的分布完全不同。如果高难度的设置,很多人认为今晚的比赛会是一场“世纪之战”。
出现这样高难度的石头路赛段,一方面是因为今晚是世界杯决赛,环法自然不能输了气势;另外一方面,去年环法,总成绩车手在高山赛段互相盯防,并不精彩,大家的差距都没拉开,精彩的回合较少,所以组委会希望能通过这样高难度的赛段,拉开车手间的差距,让落后的车手更有动力在接下来的高山赛段去进攻。 与众不同的备战
鲁贝的石头路独一无二,而石头路的备战也是与众不同。先说这战车。各大器材厂商会有不同类型的车子(比如针对爬坡和针对平路的车型),只有鲁贝的石头路有自己特定的车型,甚至有车商设计曾经过类似山地车前后避震的车手来应对石头路(但最后失败了)。选择适合鲁贝的舒适型车架,坚固的轮组,可靠的传动系统,坚实而不易爆胎的轮胎,是车手需要做的第一课。
其次是要适应鲁贝的石头路。车手往往需要考察一次甚至多次石头路,亲身体验赛道,才会在比赛中心里有数。大部分车手还会选择参加类似的石头路古典赛,去感受石头路比赛的节奏,比如这个赛段的一个热门总成绩车手尼巴利就参加了类似的环弗兰德斯赛。
再次就是比赛细节,比如前面说的考察比赛线路,哪段石头路难度如何,用怎样的速度走,哪里容易爆胎,哪个拐弯容易摔倒,都需要熟记在心。又比如前面说的骑过石头路手掌的皮都容易磨掉,车手需要在手指手掌缠上绷带,防止脱皮受伤。而为了不抽筋,很多车手还需要改变骑车的姿势,平时比赛是双手握在手变或者下把上,石头路上更多人会选择把手防止把横上,且不能紧握。
除了自己的功课要做足,车队也需要给自己的主将最大的帮助。比如配置有经验的石头路副将,告诉他们怎么走,带领他们走出困局。而车队的后勤、技师也需要做好各种情况的准备。前面8个赛段,车队力争高排名,因为车队排名的顺序,将意味着后勤车的顺序,排名高的后勤车在整个车队的位置会在最靠前,车手一旦出了机械故障、爆胎的事故,越靠前的队车会越快赶到事发现场。
石头路赛段,是环法独一无二的比赛,无论是对老车迷,还是初看环法的新车迷,这都是非常难得的观赏体验。无论是看热闹还是看细节,今晚的鲁贝赛段都充满看点。而如果你既喜欢环法,又喜欢足球,今晚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赛盛宴。
标签:
共0条

    专题报道

    • 暂无专题报道

    热点资讯

    今日推荐